渣文笔,Foodie,古典音乐,西哲,人类学,艺术,兼爱琴茶,道教,民俗,无本命,取向多变,DC,Artemis Fowl,David Bowie

要不要炒点秃黄油?
没钱,并不能

丙辰冬,自无锡归,作此寓意。

好花不与殢香人。浪粼粼。又恐春风归去绿成阴。玉钿何处寻。

木兰双桨梦中云。小横陈。漫向孤山山下觅盈盈。翠禽啼一春。

晚上在朋友的茶社小聚

凤凰单枞没喝两口就被煮的茶果x六堡茶老茶婆震惊了

学琴随记

玖龄:

  一


  朋友邀我去听海上雅乐·民乐新年音乐会,全场乐器横贯中西,种类繁多,独独没有古琴。两人于是感慨一通琴确实不是表演型乐器,遑论在这样喜气洋洋的新年音乐会上演奏了。教我琴的老师时常说,琴是文人音乐,士大夫们公务一日后回到家里,便抚琴自娱,因它音质清澈澄净,可以使内心趋于平静,若是换做筝瑟之流,则有丝竹乱耳之嫌。这是娱己,但若是要弹给旁人听,那就须得是知音才行。这番话自然有琴人的一股子清高自傲在里面,说得却也是实话。只不过便是“娱己”,恐怕这个中趣味性也差点儿,殊不闻某位欧阳先生有云“琴看似秀美,却外柔内刚,其声乃是天地之音,而非世俗之乐。用以娱人,...

乌云压“成”
大暴雨的间隙

photo:摄于成都东客站西广场

暴风尖叫!!!太太的画风好原作!!!

✿:

「這副眼鏡 很適合你。」

1 / 17

© 十音成沛希 | Powered by LOFTER